调速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速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国府台合战详细经过是怎样的里见义尧有着怎样的表现

发布时间:2021-02-03 11:17:11 阅读: 来源:调速器厂家

国府台合战详细经过是怎样的?里见义尧有着怎样的表现

天文六年

利用扇谷上杉朝兴去世的有利时机,北条氏纲加强了对河越城的围攻;扇谷上杉朝定向盟友足利义明请求援军以期分散北条军势。天文六年(1537年)五月十四日,在北条氏纲安排下,武田信隆军在与大藤永荣统率的北条氏援军会合后抢先展开了攻势,逼向真理谷城;而里见义尧也受命一同出兵。

五月十六日,武田信隆、大藤永荣军被武田信应、足利义明军击败,后者趁势开始攻击信隆的居城峰上城。

五月十八日,以北条氏同盟军面目出场的里见义尧突然背叛,加入了武田信应、足利义明一方;新的房总三方同盟成立并在当地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为此受到激烈震动的武田信隆遂弃城而逃,前往武藏金泽投靠北条氏。

由于对河越城的攻略已进入关键性阶段,北条氏纲一时无力顾及房总。待到七月十一日河越城落城之时,里见义尧等人也已经基本肃清了安房、上总地区的亲北条势力,并将触角伸到了下总,等待双方的将是一场不可避免的激战。

天文七年

(1538年)二月二日,北条氏纲在扇谷上杉朝定已逃亡上野、武藏基本安定的情况下出兵下总葛西城,与里见义尧等人进行了几次试探性质的交战,结果双方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由于北条氏此刻四面皆敌(今川义元在一年前娶武田信虎之女定惠院为妻,甲骏两国结成同盟,而相骏同盟随之破弃,北条与甲骏两国都处于敌对状态,至于上野两上杉则早与北条敌对多时),北条氏纲主动脱离了下总战场。

足利义明本是一个非常精明的武将,但当他攻入下总之后心窍却完全被古河御所所吸引,一心只想入主古河御所而像先祖足利成氏一样获得关东最大的权力与荣耀。于是面对晴氏、氏纲方的战略优势,足利义明心中却只有“只要再胜一次,就能重回古河了”的想法,希图凭借一场决战以偿几十年的魂引梦牵;和义明搭伙的里见义尧没有足利义明的这种古河情结,于是义尧很清楚的看到了晴氏、氏纲方的战略优势,也充分了解如果双方进行决战则己方胜算不大。虽然义尧看到的是真实而义明眼中的是虚幻,但义尧却被作为盟主的足利义明拖着为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目标而奋斗,不以为然的义尧遂对义明的下总攻略以敷衍塞责。

天文七年(1538年)九月,以足利义明为总大将,里见义尧、足利基赖为副将的房总联军万余人进抵下总国府台,受到威胁的古河公方足利晴氏急忙向北条氏请求援军。十月二日,北条氏纲、氏康父子率军二万从小田原城出发进入江户城,并于六日召开了临战军议,准备与房总联军进行会战。

由于之前在房总连战连胜而士气高涨的房总联军确实颇具战力,但房总联军除了兵力不足之外还有另一个致命的弱点——指挥不统一;作为副将的里见义尧并非唯总大将足利义明马首是瞻,事实上义尧根本就不信赖义明,占联军总兵力三分之一强的里见军也因而不能发挥最强战力。昔郭李等九节度使以指挥不统一且不能破穷途之安庆绪,此刻指挥不统一的房总联军更是难以对抗由名将北条氏纲所指挥且拥有优势兵力的北条军。

天文七年(1538年11月8日)十月七日清晨,双方在国府台北侧的松户台拉开了被后世称为第一次国府台合战的大会战。两军你来我往的厮杀了几个时辰后,兵力处于劣势的房总联军开始显露出了疲惫的样子。下午四时过后,北条军的山中修理亮率军迂回到房总联军后方,对足利义明军本阵发动突袭,足利军陷入混乱、副将足利基赖也讨死于乱军之中。主将足利义明一方面为弟弟的阵亡而悲痛,一方面又为战局的不利而失望,于是在一怒之下单骑杀入敌阵,很快在乱军中中箭身亡。而义明的嫡子足利义纯、重臣逸见祥仙也随后战死。

从开始就缺乏战意的里见义尧虽然一早就加入了战团,但却不过分深入与敌纠缠,一直保持着一种进退自如状况。于是当足利义明中箭而死的消息传来后,义尧迅速率军脱离战场;是故虽然合战失败、小弓足利军损失惨重,而里见军主力却没有遭到大的损害。

败死国府台对足利义明来说是令人垂泪的出使未捷身先死,在里见义尧看来却是预料中事;早在足利义明由野心家蜕变为幻想家之后,义尧已自谓彼可取而代也。于是此刻全速退回上总的里见军与其说是因为合战失败而败退还不如认为是在急于前往夺取足利义明的遗产。在北条军还在忙于打扫国府台战场时,里见义尧已全师退回小弓御所。足利义明留下的家眷、财产、武器,还有总州各豪族送来的人质,总之值得带走的一切都被里见义尧一并带回了稻村城,通向安房的道路、桥梁也在里见军通过后被破坏殆尽。至于里见义尧没能带走的小弓御所则被随后赶来的足利遗臣佐佐木源四郎、逸见八郎、佐野藤三、町野十郎等人一把火烧成了白地。

十月十日,休整完毕的北条军攻入上总地区,畏于北条军的强大实力,上总诸豪强除了以武田信应为代表的少数人逃往安房投靠里见义尧外,其余的都转而投向了北条方,然而里见军之前的破坏使得北条军无法迅速进攻安房。由于两上杉与甲骏联盟时刻在后方对北条氏造成威胁,自度无法即时吞并上总的北条氏纲遂决定让武田信隆出任武田氏家督,作为北条氏的代理人统治上总;同时又为了防止武田信隆坐大而难以控制,氏纲也恢复了原氏在小弓城周边的领地以牵制武田信隆,不久后北条军主力退出上总。

当初与北条氏结盟的里见义尧曾因北条氏的压榨而苦不堪言。很快,武田信隆就尝到了和义尧相同的苦头;然而信隆却没有义尧一样的魄力与机遇来摆脱北条氏,于是不堪重负的武田氏家臣纷纷背弃了信隆,以武田信应为招牌的里见义尧乘机加强了对上总诸豪强的调略,再次将里见氏的势力由安房扩展到了上总。

天文九年

(1540年),无法容忍里见义尧对上总进行渗透的北条氏纲亲率大军攻入安房。面对优势兵力的北条军,里见义尧采取了清野坚壁的策略;由于义尧应对得当,师老无功的北条军被迫撤回小田原(扇谷上杉朝定在武藏、今川义元在骏河的攻略也有重要作用)。虽然大破北条军是义尧虚构出来的宣传品,但北条军的被迫撤退却是事实,里见义尧的武名遂威震房总,而整个关东也都知晓了房州有位能争善战的里见刑部少辅义尧。

天文十年

(1541年)七月十九日,五十五岁的北条氏纲去世了,长子北条氏康继任家督。虽然北条氏康在之前已表现出不凡的实力,但认为北条氏家督没理由连续三代尽皆英豪的周边大名还是不约而同的活跃起来,上野两上杉借机攻入武藏并短暂夺取了河越城。里见义尧也在让长子义舜(即义弘)迎娶了足利义明的女儿后,以恢复小弓足利氏和武田信应的领地为名,迅速击败虚弱的武田信隆和原胤荣,夺取了上总。由于忙着安定领地,力不从心的北条氏康也只能眼巴巴看着里见军席卷上总,于是里见义尧产生了一种认为北条氏康碌碌不足道的想法。

天文十三年

(1544年)九月,为遏制里见氏的扩张,北条氏康率军攻入总州。由于实力相当,双方打了个平手,没占到便宜的北条氏康为了对抗今川义元的进攻而主动退走。而里见义尧更加认定北条氏康没什么了不起,既然当初的北条氏纲奈何不了自己,那现在的氏康就更不用提;义尧坚定了与北条氏一决雌雄的信心。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北条氏康忙于与今川义元为争夺骏河富士川以东的土地而交战。于是得到了空闲的里见义尧乃专心安定领国,重新修造了安房鹤谷八幡宫和安房石堂寺多宝塔,并把居城移至了上总久留里城。 同年九月二十六日,利用北条、今川在骏河交战的机会,关东管领山内上杉宪政联合扇谷上杉朝定,并发关东各国之兵六万余人大举攻入武藏,包围了北条纲成的居城河越城。十月二十二日,北条氏康被迫与今川义元媾和,放弃了骏河富士川以东的土地,率主力退回小田原。然而北条氏的局面却在随后更加恶化,早在天文十二年(1543年)三月二十一日,北条氏康就强迫形迹可疑的古河公方足利晴氏起誓约定对北条氏绝无异心;但晴氏却为此而更加痛恨无礼的氏康;天文十四年(1545年)十月二十七日,眼见北条氏危在旦夕,与氏康不睦的晴氏在关东管领山内上杉宪政的劝说下趁势破弃了与北条氏的联盟,率军万五与上杉军合流。面对敌方的八万大军,北条氏面临了最大的危机,而稳坐房总的里见义尧也认为北条氏灭亡在即;由于希望两上杉、古河公方联军与北条军对耗,义尧遂按兵不动。

冰箱内部怎么清洗

移机空调多少钱

美的冰箱不制冷怎么办

侧式油烟机怎么清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