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速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速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老王灵异之未了缘[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9:00 阅读: 来源:调速器厂家

如果,你一觉醒来,发现你的身边躺着一只鬼,你是否害怕。

罗俊生前曾问过我这个问题,当时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怕。他又转换了问题,如果那只鬼还是你喜欢的那个人呢,很喜欢很喜欢的那个人,我竟答不出。

罗俊就是那个人,我喜欢两年零八天的人,确切地说,是暗恋。

他是我所在公司的经理,人长得较帅,家境很优越,还弹奏一把好吉他,这么出色的大男生,自然少不了女生的青睐,我也是在这其中。

我喜欢罗俊,不是他的外表,亦不是他的风采,是我跟他之间,有一种心有灵犀的默契,这默契,如绿草草滋生,如细水般安静流长。

我没对他表达过我的情感,据我所知,他是有女友的,一个美丽妖娆的女孩。罗俊很爱她的女朋友,他经常跟我讲他们之间的甜蜜,以及他女朋友的小脾气,他的话语里,毫不掩饰地流露对她的宠溺,我偶尔背过身去,把要流出的泪硬憋回去。

我不敢奢望太多,只愿每天能见到他一眼就好。若不是那一场意外事故,我会以为我们会这样有下去,直到地久天长。

一个天色昏暗的傍晚,我和罗俊出差回来,路上我们说笑着,一会儿,我说感到嗓子有点发干,想买点冰淇淋,手伸进衣兜去掏,才发现没带钱。

我不好意思地对罗俊说:“俊,我有点口渴,想买冰淇淋,忘带钱了,你带了吗?”

“奥,带了,我去给你买吧。”罗俊笑了,他笑起来很好看,迎着阳光,暖暖照进了我的心底,他说,“暖,你等我。”

不由分说他跑到往马路对面小摊跑去买,当他买完准备返回的当,突然间从旁边窜出一个手握尖刀的歹徒,他用最快的速度对准罗俊猛刺几刀,下一秒逃得无影无踪。

罗俊倒下了,他身体陆续有褐色液体流出,我被眼前的一幕刺痛了心,哭喊着跑过去。

“俊!”

奔到马路对面时,他虚弱得说不出话,我在他迷离的眼光里颤抖著伸出手,用力抱起他的头,罗俊吃力地抬起他的左手,他手里的冰淇淋全融化进他的血液里。

那天,罗俊在赶往医院的路上永远的闭上了眼睛,他再也听不能陪我说话,对我微笑了。

罗俊的葬礼上,没有他女朋友的身影,听人说他们分手有一段时间了。分手是他女朋友提的,原因是她变了心。

没了罗俊,我的世界失了原有的色彩,为了减轻相思的痛,我搬进了罗俊租住的屋子。

这栋房子每个角落都有他的气息。有时,我趴在床上小憩,会感觉到他为拉起薄毯为我好好地盖上。或者,在我午夜梦回间,他躺在我身边温柔的呼唤,让我以为,他还活着。每当我哭着从梦中醒来,枕头被泪水打湿。

我以为这只不过是场梦,可怪事却真实存在的。

首先是家里的洗澡水会自动烧好,垃圾也自动清理完毕,屋子也收拾的干干净净。

我预感到,罗俊回来了,他就在这栋房子里,日夜陪伴着我,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看不见摸不着,却能感觉到。

“俊。”我觉得有些紧张和激动,甩掉鞋子,满屋子乱窜,希望可以捕捉到他的身影,却是徒劳。

俊他不想见到我,还是不在这栋房子里了?那为什么我能感应到他在的。

“俊,你为什么不出来,你出来一下好不好。”

我一声声哀求,也许是上班太累了的缘故,一阵困意涌来,我疲倦地闭上眼睛,半睡半醒间,我又感到罗俊来到竹床边,为我盖好被子,我轻声换他,迷糊着拉住他的手。他的手很冷,像一块石头。

他俯下身,冰冷的嘴唇贴上我的额头,只是一瞬算是给了我一个吻,他在床角坐下,用疼惜的眼膜看着我,后来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醒来时天已经亮了,想起昨夜,我猜想那是不是个梦,或者罗俊的鬼魂真的出来过,白天他惧怕阳光,所以没现身吧。

我苦笑,曾经我暗恋一个人,现在变成了一只鬼,我还那么喜欢他,有一种情感,不会因生命的终终止而结束吧。

我好想见到他,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在见到他一眼,我打算今晚不睡觉了,看他会不会来。

黑夜拉开了帷幕,时间走向了十一点,我有些紧张,开亮屋子所有的灯,死死地抱住枕头……

过了半晌,身边传来轻声叹气的声音,我知道,罗俊来了。

“俊。”我试着叫他。

我看到他了,他的身体在眼前慢慢清晰起来,浓重的思念让我忘了恐惧,我扑过去跑住他,他的身体很冷,比他的手还要冷。

他用手抚摸我的头发,轻声回应我:“暖。”

罗军开始不停诉说,他告诉我他很想我,对于我的心事他都知道。他说他也喜欢我,从跟他女朋友分手以后就喜欢我了。买冰淇淋那天,他打算对我表明,结束我单恋之苦,好好陪着我,没料到最后有又辜负了我。

我捂住他的嘴,不让他说下去:“不要说了,我们这样也可以。”我不介意你是只鬼。

罗俊摇头,他握住我的手,与我四目相对,他说:“暖,我要走了。”

“为何刚要在一起,你又要走。”我的泪有控制不住流出来,我不明白,刚要融合的两颗心,为什么又被隔绝。

罗俊紧紧搂着我,啜泣起来,他的眼泪和我的连在了一起。鬼也是有眼泪的,因为他是人死后的魂魄,同样懂的感情,同样会受伤。

我又问了他一次刚才的问题,他说是非正常死亡,鬼魂脱离肉体,只能在最心爱的人和事物前停留三天,三天后要回冥间去投胎,否则将永久性消失。

“俊,我不想你离开,更不想你消失。再抱我一会好吗?”

说出这句话,我心如刀割。

罗俊的手臂又收紧了些,他的身体变得淡了,声音越来越轻:“暖,好好活下去,来世我来暗恋你……”

他的话没说完,湮灭在空气中。

俊,你问的那个问题,我还没告诉你答案,如果,我一觉醒来,发现身边躺着一只鬼,那只鬼还是我喜欢的那个人,我会紧紧抱著他,告诉他来世一定要等我,我回去找他。

作者寄语:前生回眸,一瞬间。今生有情,痴心恋。来世还续,未了缘。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